按Enter到主內容區
:::

法務部矯正署明德外役監獄:回首頁

:::

愛與寬容(廖O慶,99年6月)

  • 發布日期:
  • 最後更新日期:107-12-26
  • 資料點閱次數:266
發生震驚社會的兒童殺人事件,透過司法檢調家事法庭的耐心調查輔導下逐漸釐清案情。被害者與加害人雙方家屬在痛苦悲傷之餘,重新面對自己與檢視家人的關係。被害男童清貴的母親在失去摯愛之後,以體會對方家庭的心情訴說:「一個是加害者的母親,一個是被害者的母親。但是,倒映在鏡中的,卻是同樣的『哀嘆悲傷的母親』的模樣。」盡是背負著沉痛的負擔。仍用愛與寬容的慈悲之心選擇原諒,最痛的痛是原諒,原諒一切。 是怎樣的愛與寬容的慈悲心,來用慈施悲。而慈就是「無緣大慈」,能夠愛得心無罣礙的付出,無煩惱的清靜之愛;悲就是「同體大悲」,以切身同理之心,為他人著想。從自性本心出發。明白與眾人所結的不解之緣,是永久的長情大愛。立下誓願篤行,覺悟的自在有大慈大悲願心,每個人都可以成就具備愛心,寬容心的「初地菩薩」。我們一般所稱的菩薩,並非遙不可及的神祇形象,其實就是般若波羅密多心經中 梵語「菩堤薩 」的簡稱。其意思是常情,只的是「絕友情」,也就是覺悟的友情眾生;知道人生是苦,知道苦從我執而來。佛家說的「眾生之苦是從欲所生,因欲生憂,因憂生怖」,而人的煩惱都是因為欲念而起,但欲念就像破底的桶子一樣。無論添加進多少水,就算注滿也仍會逐漸漏失,用遠也填不滿。慾望無法滿足,所以會有煩惱憂愁,而產生驚愰不安之心,也就是因為如此的執著,才會有了種種的人我是非。然而為欲所趨,為外物所役,汲汲營營忙於追求,缺憾一但造成,心中有了陰影,自己變得再也無法認清瞭解自己。裕一的父母因為私心迷失自己,疏於對親子及家庭的照顧,結果造成自己的孩子犯下罪行,釀成大禍而抱憾終生。就如佛經所載的「無明」,就是指心地黑暗被陰影遮蔽,因此會對自己起疑心,而自疑則無信,信念一被動搖,毅力就會消失,毅力一消失,勇氣便薄弱了。外面的世界這麼大,能看在眼裡,進入我們心中卻只賸下一點點,但想要的卻那麼多,如此的心必有太多的障礙。 思考人生是用一段生命碰觸其他生命的時光,再帶走與錯過之間的小小距離中,人的生命就此改觀,所有事物之中都有平衡的存在,一消一長,生與死都是整體的一部份,就是因為這個緣故,我們為嬰兒誕生感到歡愉,同時也對喪札事者追思哀羈絆,都被兩者所深深吸引,犯下冷血殺人案件的裕一,也同曾經遭受性侵的被害人,內心被憤怒與憎恨所佔據,而深深底味孤獨所羈絆,對自己所犯的過錯茫然無知,家人亦在經過痛苦、悔恨、逃避後,學習重新面對生活。直到家中新生命被賜予,裕一看到自己母親生育的辛苦,才真正體悟悔過而重新體認到生命的意義。 一切事情是從發覺開始,菩提樹會再某一天突然吐出新芽,人們這時就會開始等待。冬天的菩提樹本是黑烏烏的,卻會在一夜之間發生嗶嗶剝剝的聲音,忽然就變成綠油油的,隔天枯木就像奇蹟一般,披覆著鮮綠的葉子。這與發掘人生重要事情時的瞬間很相像,我們會因為某個契機,有一天猛然發覺到什麼事情。雖然現實時空環境沒變,可是我們的眼光何心思改變,人生也會跟著隨之不同。是否察覺,是否視而不見,還是停下來思考,人生會因為這些分歧點,而有很大的不同。 相信人們主要關心並不止於獲得快樂或避免痛苦,而是瞭解生命的意義,西哲愛默生曾說:「愛心猶如金礦,假如能把它發掘出來,就能做到連黃金都做不到的事情,因為人類之所以為高智生物,就在於有愛心,而愛正是人類最大的力量。」在難忍不堪的情況下也寧願受苦,就是深知這些苦難有著「超越的意義」。體悟到人自由身及生命所創或的一切,都具有決定性的影響,這種特質與人類的愛息息相關。一如尼采所說的,「懂得為何而活的人,幾乎任何痛苦都可以忍受。」惟有愛與寬容才能中止苦痛,實踐生命真諦。
回頁首